题记:


本文通过三天两头大发脾气的男孩治疗过程,说明父母的性格以及夫妻的关系可以影响青少年的心理。这时期的父母要正确对待孩子的成长,不能再以高高在上的家长地位管教孩子,要学会尊重孩子,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,调整父亲、母亲与男孩三人的关系。


个案报告:


小安,男,15岁,初三。一年多没有上学。在家三天两头发脾气,摔东西,打人、骂人。经常诉肚子疼,嗓子不舒服,头痛,鼻子不通,憋气,这不舒服、那不舒服的,并拒绝与父母沟通。原来在学校时,不会处理与老师、同学的关系,习惯于推卸责任。打不好篮球,就说是因为自己手短,篮球场灯光没有开等,总是找外界的毛病。说过打篮球是为了长个子,将来好打过爸爸。


爸爸陈述:


小安这个孩子爱闹,但我自己从小话少,有了孩子之后也沟通少,不听话就打孩子。妈妈话多,张嘴就说,不加考虑,说话没谱,骂得多,压得多,压着给孩子报4-5个辅导班,压着孩子学习。她定下了目标,就急于实现。当妈妈和孩子有分歧的时候,我就介入进去,揍孩子,结果孩子认为是妈妈和爸爸合一起欺负孩子。


母子很亲,但母亲让孩子很依赖。而且妈妈习惯于自作主张给孩子出主意。孩子有问题一问妈妈,妈妈就马上出主意,而孩子就信以为真了。孩子认为什么问题父母都能为他解决,导致孩子自己的思维一塌糊涂,一点小事就焦虑得不行。


一旦闹意见,要么发脾气,摔东西;要么封闭起来自己,不吃饭。假期已经瘦了10多斤了。身上有东西冒不出来,很恨我的样子。这一年表现的像个狮子一样,就想战胜我。


孩子从心里不认同我。我从小受的苦,告诉他,他不相信。比如,打车的问题,我告诉他要节约,他说要把钱花光。对抗的成分多,和我对抗的原因:一是我不善于和孩子交流;二是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少,玩得少;三是表面上在家里大事我做主,但实际上,我是很少做主的。我参与不进去孩子和妈妈的关系。


妈妈认为我做主,但实际上,这么多年,我没有发言权,所以我也不太愿意参与意见了。我一参与矛盾更大,原因是妈妈和孩子都不尊敬我。


妈妈认为我是逃避,自私,不管孩子,不负责任。但妈妈对我的要求太高,我做不到。比如,让我辅导孩子奥数,我带孩子一起去上课外班,我愿意和孩子讨论,但我不一定能全部回答出来,我只能在某些方面辅导,我代替不了老师。但妈妈不赞成,她批评我说:‘别的家长能搞好,你怎么搞不好?别的家长能做到,你怎么做不到?’孩子也认为我没讲好,以后就不再愿意和我讨论了。


随着天气的变化,我随时增减衣服,这却遭到了妈妈的指责。我会下很大功夫去研究搞不懂的问题,妈妈会说“你搞个屁?”原来她骂我“土老包子”,我会发脾气。妈妈说我说话语无伦次,水平低,原来我特别难接受。我不爱多说话,我越情绪不好她越刺激我。比如,我在单位遇到事,想回来说说,她就越说我不好,说我窝囊废,说得我很难受,我就扔下筷子走掉了。对孩子的事也是这样,孩子越不高兴的时候妈妈越要说,完全可以等孩子冷静下来再说嘛。孩子对我俩不信任。


妈妈非常娇惯孩子,每天早上给孩子准备黄油、牛排,每天给孩子买一个汉堡包。其实基本生活保证了就可以了。


我们夫妻两人的思维方式都不一样,结果孩子的思想也乱了。我和他妈之间难以达成一致,不是人品的问题,是我们两人成长背景不同的原因,一时半会儿很难改变。我觉得这个家庭可能会破碎,日子真地很难过了。我说要么我走,要么她走,可能这是唯一解决的办法,至少思想能统一起来。


妈妈的陈述


就我所知,爸爸在5岁时他的父亲去世,妈妈远嫁,他由奶奶带大。从小经历了贫困,他缺乏与别人沟通的技巧,而且心情不好就用摔、砸东西解决问题。


爸爸是个工作狂,没有和孩子接触、交流的时间。因为工作忙,回到家什么也不干,还把工作中的不愉快带回家。我能不火吗?能不说他吗?


小安小时候父亲很溺爱他,说他自己小时没有玩过的玩具,一定要让我们儿子玩到。孩子一闹就找他买玩具,一哭一闹就有了。他说话的方式特别差,一开口就是指挥、命令的口吻,孩子不爱听,他就打孩子,暴力往往是最后的结果。摔东西、砸东西,孩子是向他学的。从来不能心平气和地说话,总是指责、命令。他是很固执的,自始至终别人讲的话是听进不去的,刀枪不入,什么都进不去。


治疗要点


在治疗中妈妈说:“现在回头想想,确实有很多我做得不对的地方。孩子的问题我习惯于全部担过来,而忽略了爸爸的存在。习惯于给孩子拿主意,而没有培养孩子独立自主的精神。爸爸干事儿认真,又能吃苦,全部精力都倾注在工作上了,能干不好吗?他是工作狂,原来吃完饭扭头就走,晚上不到11点不回来,也不知道带孩子出去玩。现在岁数大了,好多了,意识到孩子的行为和他有关系,知道沟通了。原来他很少给孩子讲他是干什么的,孩子也不知道,孩子瞧不起爸爸,也常跟他顶嘴作对。”


“其实,爸爸本身挺棒的,儿子最近才得知爸爸是博士导师,很吃惊,也开始佩服爸爸了。我现在也尽量给他和儿子创造机会在一起。前天儿子又哭了,说鼻子不通。爸爸和孩子说,躯体反应的问题,有可能是心理的问题。那天谈得特别好,儿子这三天没有发脾气了。最近,我们周六、周日几乎没在家呆过,成天出去钓鱼,孩子也需要散心。钓鱼回来,儿子兴致勃勃地要烧鱼,喊我过去帮忙。我让爸爸上去帮儿子打下手,爷俩儿有说有笑的,挺高兴。以前给创造机会,爸爸也不上。原来他老往后缩,还说要躲走。现在爸爸主动愿意介入了。”


通过辅导,母亲跟孩子的行为开始有变化。母亲说:“我也学着向孩子示弱,不再强势地提供意见,不总是给孩子拿主意了。他看电视,我也凑上去看,有时,还问问他,让他给我讲讲。他今天还着急呢,‘我就这样晃荡下去了?’问我怎么安排他?我说没想法,听他的。我说我最关心的是让他高兴,轻松下来。”


母亲对小安说:“你原来上学、在家都不高兴,咱现在啥都不学,就学咋高兴。”母亲逐渐让小安自己拿主意,决定自己将怎么办,不再强势去安排小孩的去向,希望小安会开始担心并照顾自己的前途。


问题的解释与说明


小安的问题,是多种因素综合而发生的。首先要提的是,父母的性格不同,对养育孩子没有共同而一致性的看法与管教方法。父亲过于疏远,而母亲过于照顾,让孩子面对矛盾的情况。


其次,父亲性格上不知如何跟儿子沟通,只会动手、发脾气,无形中,儿子也就学习并认同父亲处理困难的模式,靠发脾气,甚至使用暴力的方式来应对困难。


再者,父母都没注意要随孩子年龄的长大,发展阶段的需要而去对待孩子。目前青春期的孩子在身高体重方面与父母已经相差无几。妈妈在心里仍然认为他是小孩子,还是用“养育”小孩子的方式对待他,事事为孩子做主,孩子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不给孩子练习独立自主的机会,引起孩子的不满甚至当面反抗。


至于爸爸,则认为孩子已经长大了,不再需要家长指导学习和安排生活了,只要给孩子创造足够的物质条件就可以了。因而缺乏与孩子沟通和交流,当孩子遇到困难而自己不能克服时,缺乏父母适时的帮助,孩子不是退缩,就是受问题孩子的影响而发生行为问题。


这时期的父母要正确对待孩子的成长,不能再以高高在上的家长地位管教孩子,要学会尊重孩子,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。


在另一层次说来,处在青春期的男孩子小安,很需要跟父亲接近,向父亲认同。然而,父亲受自己小时没有跟自己父亲相处经验的限制,不知如何与自己的孩子接近。同时,母亲仍延续从小以来跟孩子一直比较接近的习惯,还想跟儿子继续很亲近。而对于已经是青春期的男孩说来,到了需要跟异性父母(即自己母亲)保持适当心理距离的时候。受不了母亲的过分亲近,而以发脾气的方式来应对。


换句话说,父母不知在亲子三角关系上如何度过青春期的要领,让男孩子觉得矛盾而痛苦。


改善问题的方法


改善的基本要领是,调整父亲、母亲与男孩三人的关系。即:利用青春期发展上的课题,让儿子跟父亲有比较接近与模仿和认同的机会,而相对的,能跟母亲逐渐保持疏远些的关系,好帮助男孩子度过青春期的心理发展阶段。


从行为反应的角度上说来,要帮助青春期的孩子能经由口头的沟通而处理内心的问题,而不像早期的小孩似的,靠躯体的粗野与暴力方式来应对应激。


作为父母的,要了解青春期的青少年,其认知能力已经逐渐发达,对父母成人的言行开始有批判的能力,也会开始开口批评。父母要了解这是发展上的表现,而不要看作是孩子在造反,帮助孩子学习如何沟通,并交换意见。特别是父亲,不要感觉受到儿子的威胁或“不孝顺”的言行而发生过分的反应,导致亲子间冲突性的关系。